《冷飯》

撰文:日文@PrideLab

又要到親戚家吃飯了。那些婆娘們的雞婆,總連一點兒吃飯的興緻都給毀掉了。

開席了,該時候到大姨表演脫口秀的時間。竟然,給她想到一個娛樂性非常的話題-平常粗聲粗氣的她,突然嬌柔造作起來,撥弄著蘭花手,高聲對著我「問好」:

「死仔,你係咪『基』架?」

那碟「冷飯」已經「翻炒」了不少次;但每次都總會令本來剛端到飯桌,熱騰騰的飯菜都霎時變冰了;本來注視著飯菜的目光統統到轉到我們母子倆身上。

看到祖父母頓時大吃一驚的模樣,老媽真的不知所措。她不斷在向阿姨們「打眼色」,唯似乎仍徒勞無功。平常自謂「口才出眾」的老媽,面上也徒添幾分尷尬。

我卻別提了。一雙手,握緊拳頭,卻始終捱不下去。老媽開始嗅到,我手中正握著一鼓衝動,準備往桌子上揮揮。只不過,可惜老人家在此,我倆都不敢輕舉妄動。幸好老媽及時一手攔截了,才沒有弄出「大禍」來。

怨火殆盡了。只好吃著冰冷的飯菜,默默硬嚥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