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四目交投》

撰文:日文@PrideLab

我倆已經交往一段時間了。可惜,他卻是一位深櫃得很的男同志-他很驚恐,會有人知道他的「真正身份」。我倆在街上,卻像陌路人一樣,走得又遠又近。

我期待,我能像街上的情侶般,能夠光明正大地拖手,卿卿我我。但他卻很害怕,在街上被人碰到他與「陌生」男子走近,會惹人暇想。我倆也只好在街上「走遠」-吃飯時扮作「搭枱」、坐車時各站在兩個不同的角落。剩下的,只有眼睛散發出的愛意。

我羨慕,人們在社交平台上「放閃」,走到哪裡也像百無禁忌般,無拘無束地昂首闊步。走到哪裡,都會一大伙人為之祝福-那種感覺有多羨煞旁人吧!但奈何認識我倆的人實在太多了;比起陌生人,他更害怕熟人的流言蜚語。能夠讓我倆談情的地方,則愈來愈少了。

不過,我卻很喜歡這樣子,兩個人才懂得的「幸福」-它像一個世外桃源般,沒有恐龍的來襲,暴風雨不會到臨,永永讓遠都是好天氣。我們不必受到別人干擾,不用害怕的閑言閑語,不用承受太多不必要的壓力。

深櫃同志的男友
書於一七年初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