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曾經是同志》只是「攣變直」的故事,並非恐同電影

就這樣看片名《曾經是同志》,「同運領袖到異性戀牧師 」,故事改編自真人真事。
一個同志運動先峰,又寫書又創辦雜誌又拍紀錄片然後有天說被神感召,然後開始反同。
嗯,一點也提不起興趣。
上網搜尋說這套是同志電影,有參展過同志電影節又開始感到好奇。

撰文:陳驚

(劇透注意!!)

故事是真人真事,編導和故事兩位主角Michael和Benjie多番訪談,劇情據說是90%還原事實。
頭半小時都是圍繞Michael作為同志運動領袖的生活,是好精采的三藩市男同志生活!!!
(話說James Franco這樣金髮造型真是很看不慣)

XY雜誌內容讓我想起男同志關注話題似乎廿年都沒怎樣變化(笑)
然後就像上了一課美國同志歷史課,電影剪輯真實當年影像片段重塑Matthew Shepard事件,以及Michael拍的《JIM IN BOLD》紀錄片
那刻的Michael想法和我們很相近,價值視野都很一致,很多位置有所共鳴。

特別喜歡那場Matthew Shepard事件,XY雜誌眾人開會。
先是明明支持廢死的人那刻因仇恨希望謀殺Matthew的人判死刑,這種仇恨蓋過理智很眼熟。
然後是兩句對話「我們一直鼓勵讀者出櫃,應該以身為同志為傲。」「眾人應該以身為自己為傲。」

是呀,我們都是來做自己,尋覓真我。那真我又是甚麼?
同志是其中一個身份,Michael 13歲就知道確定自己是同志,然後對酷兒理論很有興趣,順理成章投入同志運動。
「幫人等如幫自己。」,他撰寫《XY Survival Guide》教年輕男同志怎樣自處、面對自己情欲、怎樣出櫃。

故事順序描寫,有天Michael忽然心悸症狀,以為自己會像父親一樣心臟病死去。
持續了一段時間,即使是証實虛驚一場,他暗忖的一句「Thank God.」讓他重新思考自己信仰。
恐懼是令Michael重新尋找自我定位的源起,他恐懼死亡,恐懼死後往生的去向。
他渴望能與基督徒母親在天堂中重遇,他嘗試從信仰中尋找答案。

「擁有生命者,必然失去,失去生命者,必然因為我,重新獲得」他默默在唸著聖經。

當他宣告自己異性戀,卻有同性戀的問題,聽起來讓人很心痛。
看著他希望尋找各種方法去了解自己、尋找內心平安,希望自己能夠不再喜歡男人,同時又還是對Nico出手。
從電影中中段起,你幾乎都只見到他的皺眉,滿有心事、一臉困惑的模樣。
這個「攣變直」過程很痛苦,他確信只有放棄同性戀取向,他才能夠通往天堂。

寫在網誌的自白說話傷害本來相信他,深受他影響的同志們。
特別喜歡Benjie和Michael的那一通電,對於Michael的自我選擇,Benjie再難過不捨都只有尊重和愛護。
但為甚麼要把「同性戀」說成「不正常」,Michael是在說服他人還是說服自己?

故事描述到2008年就結束了,到最後一幕,Michael的眼神還是猶疑,往著開放的未來前進。
這使我好想續看Benjie最近拍成他去探訪Michael夫婦的紀錄片《Michael Lost and Found》。
到底現在的Michael怎樣了?從高調的反同牧師到為他傷害同志社群行為道歉,他一直在轉變。

信仰對一些人來說影響深遠,有人會為此改變性傾向或否定自己,我們並沒有真正的自由。
唯有將性別或性傾向拉開比我們想象中更多元更廣闊,直至每一個人都不需要為了性傾向與任何群體為敵,才有真正自由。

最後,感謝安樂影片及百老匯電影中心邀請觀看這電影試片。
因為友人遲到關係,那場Michael遇上Tyler酒吧戲看了兩次,當然包括那場3P!
嗯,一場男同志和腐女都會看到心心眼和尖叫的肉搏場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