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廢青與婦女》- Wah

「廢青」就是不務正業、一事無成的青年人。

一七年尾剛剛畢業,我二十三歲,正是那個無所事事的年紀,「婦女」這兩字起初對我有點抽象,好像有點遠。一開始知道要教一班婦女拍片、剪片,我有些抗拒。自幼就不太懂得如何與長輩相處,更可況要教他們。

一八年,二十四歲,我開始人生第一份全職工作。工餘時間在PrideLab做義工,透過計劃中事前助教培訓,學會不少與婦女溝通的技巧,為接下來的課堂做準備。

第一次做powerpoint、第一次做助教,最大感受是以性小眾的身分離開同溫層,直接與陌生婦女們對話。原本以為學員只想學習拍攝,但原來一班婦女對性小眾好關心,甚至比拍片問得更多問題,例如:「乜叫出櫃呀?」、「咁你同屋企人出櫃未?」。驚喜大家比我想像中對性小眾更加友善,一句「依啲好正常」,令我對自己性小眾的身分感到輕鬆不少。我們更突破了師徒的關係成為了朋友,邀請她們一起去香港同志遊行。

一九年,與婦女接觸多了,了解到婦女們在社會的辛酸,特別是與女障合作時,我知道了一些殘疾婦女即使身體行動不便,仍然每日努力照顧家庭。我覺得自己長大了,成長不少,漸漸體會到照顧者的需要和壓力。希望以後可以再有機會以性小眾的身分教其他的婦女。

加入PrideLab : http://bit.ly/JoinPrideLab


Wah,創意寫作與電影藝術學科畢業,2016年加入PrideLab成為實現員,一直以來積極協助PrideLab影片製作;並參與連接性/別學習平台計劃,以助教身份向婦女團體教授多媒體及性小眾知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