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小眾真人圖書館:邊個話 Trans 就一定係變性人?(香港獨立媒體 2021-12-22)

【獨媒特約報導】「我唔係 Gay,我真係 Trans。」一襲嫵媚的黑,將男性性徵包裹得有如不復存在 ── 啡黑長髮、黑披風、黑窄牛、啡黑短靴,纖瘦的天風卻是拒絕清晰地歸邊男女黑白。性別認同為跨性別的他,以性小眾「圖書」的角色出席 PrideLab 真人圖書館,向一眾讀者介紹並非所有 Trans 都必經「變性」,例如自己就不抗拒自己的男兒身,亦「有小小認同自己係男仔嗰邊」,兼有健康風險而不考慮接受性別重置手術。無視黑白分明的定義與界限,零散四周的每道深淺迥異的灰,同樣斑斕迷人。

適逢11月20日為跨性別紀念日,LGBT+ 性小眾友善組織 PrideLab 舉辦真人圖書館閱讀活動,邀請了五位比起同志更為邊緣化的性小眾 ── 性別認同為跨性別的天風、非二元跨性別的 Vincy 及陳驚、性別認同為女的曾晴,以及無性別的文仔 ── 與讀者直接交流,並接受讀者自由發問,讓更多人讀到性小眾的故事與日常。

【獨媒特約報導】「我唔係 Gay,我真係 Trans。」一襲嫵媚的黑,將男性性徵包裹得有如不復存在 ── 啡黑長髮、黑披風、黑窄牛、啡黑短靴,纖瘦的天風卻是拒絕清晰地歸邊男女黑白。性別認同為跨性別的他,以性小眾「圖書」的角色出席 PrideLab 真人圖書館,向一眾讀者介紹並非所有 Trans 都必經「變性」,例如自己就不抗拒自己的男兒身,亦「有小小認同自己係男仔嗰邊」,兼有健康風險而不考慮接受性別重置手術。無視黑白分明的定義與界限,零散四周的每道深淺迥異的灰,同樣斑斕迷人。

適逢11月20日為跨性別紀念日,LGBT+ 性小眾友善組織 PrideLab 舉辦真人圖書館閱讀活動,邀請了五位比起同志更為邊緣化的性小眾 ── 性別認同為跨性別的天風、非二元跨性別的 Vincy 及陳驚、性別認同為女的曾晴,以及無性別的文仔 ── 與讀者直接交流,並接受讀者自由發問,讓更多人讀到性小眾的故事與日常。

跨越性別的跨性別:不排斥自己身體,毋需接受重置手術

天風留有一把秀麗的長髮,其修長的雙腿令現場不少讀者羨慕。出生時被指定的性別為男性,但他自小便發現自己與社會主流的男生不同,起初一度以為自己是坊間普遍理解的「攣」。隨年歲添增,天風又發現自己與其他男同志有別,直至近年才明白自己是跨性別: 「我開頭以為自己係 Gay,自從識咗好多 Gay 佬,就明自己係 Trans。」

有些人認為跨性別人士接受性別重置手術後,才是一個真正的「跨性別」,但天風認為自己與想做手術的跨性別人士不同:「佢哋幾排斥自己嘅身體,我因為有小小認同自己係男仔嗰邊,對自己嘅身體冇排斥。」他又覺得並非每一名跨性別人士都需接受手術,成為一個單一性別的人。

天風現時服用荷爾蒙藥物約4年,「我見到自己嗰樣越嚟越老,再係咁落去真係唔得掂」,故服藥抑制雄激素對身體的影響。有讀者提到服用藥物同樣具有健康風險,天風坦承確有一定風險,惟認為自己仍足以負擔,相對而言接受手術就冒險得多。即便有膽量接納並承受這一切的不確定性,喜歡「囝」的天風仍是有憂慮的事情:他希望已相隨十多年的伴侶,不會因自己服藥後變得「胸懷大志」而被嚇走 ── 皆因當初兩人結識時自己仍作男性打扮,亦未服用荷爾蒙藥物,伴侶亦曾對他身體上的變化表露過些微畏怯。

不需冠上稱謂:冇人話一定要叫先生小姐

在曾晴的貝蕾帽下方,是一雙動人的睫毛、一件紅色V領薄織毛衣、熱褲與黑絲。被 PrideLab 所有義工暱稱作「晴晴」的她,出生時被指定的性別為男性,性別認同則為女,六歲第一次試穿女裝後,便一度長時間隱瞞這個行為。曾晴說鑑於當時互聯網尚未普及,性小眾相關知識不及現時廣泛,更令她對自己的喜好感到困惑:「係咪人哋講咁病態?⋯⋯唔知正唔正常,但又好鍾意著。」直至24歲才首次以全身女裝出街,現在的曾晴大部份時間均以女裝示人。

即使人們多習慣憑外表去決定以「先生」或「小姐」稱呼他人,身穿女裝的曾晴在日常生活中仍經常在稱謂上遇到爭執。有一次她嘗試邀請對方以「小姐」稱呼她時,對方堅持冠以「先生」:「佢話『你身份證係男,我一定要叫你先生!』。」要避免這類衝突實際上卻是輕而易舉,僅端乎人們能否懷有溫柔的智慧:「你可以叫名,冇人話一定要叫『先生』、『小姐』⋯⋯ 明明有好多方法令大家唔好咁尷尬,但硬係用啲大家好尷尬嘅方法叫。」

無性別:我就僅僅是我的一個宣言

另一位「圖書」文仔長髮及肩,出生時被指定的性別為女性,性別認同則為無性別。文仔指自己不屬於任何一個性別,沒有一個性別能詮釋自己,亦不希望因性別而被限制成為某個樣子的人。即便旁人續以男或女界定自己,文仔灑脫地說:「你唔覺得我係(無性別)咪唔係 ⋯⋯ 重點係點樣 define 自己。」

倘若將拒絕性別定型的想法推至極致,就無可避免自我認同為無性別?文仔試圖為眾讀者解惑 ── 毋須刻意作出什麼舉動,達到順從或是挑戰社會的性別定型,而是將生活每件小事去性別化 (degendering),隨心而行:「唔洗諗要唔要跳出框框,要諗自己想做咩,就順住嗰 flow 去做。」

(左一)文仔、(左二)曾晴、(左三)Vincy、(右二)陳驚、(右一)天風

讀者:對 Trans 嘅想像多咗面向

五本「圖書」與他們的五組讀者一直相談甚歡,有時談得興起更忍不住指手畫腳,即使主辦單位宣布交流時間結束,大家仍爭相繼續在性小眾議題上暢所欲言。有讀者在活動後指透過與一班性小眾直接交流,了解他們的經歷後,除了令自己「對 Trans(跨性別)嘅想像多咗面向」,更學會以嶄新的視角去重新認識和審視自身


PrideLab:透過支援與創作,將大眾與性小眾向彼此拉近一步

同樣是真人圖書的陳驚為非二元跨性別,與朋友一起在2013年成立 PrideLab,PrideLab 成員皆為性小眾,因此其他性小眾參與時更容易敞開心房。譬如一位曾找他們傾訴被家人強逼「拗直」自己甚至遭受家暴的同路人,表示每次參與機構活動,都是最舒服安心地做回自己的時候。知道自己的確能正面影響他人,讓陳驚感到很滿足:「改變唔一定係成個社會嘅改變,我影響到身邊嘅一個人活得開心咗,我都已經覺得好好。」

PrideLab 全員更屬義工性質,各人有自身的工作,偶爾無法即時回應性小眾的求助。即使人手捉襟見肘,大家仍利用工餘時間積極創作藝術及社交媒體內容,例如設立 Instagram 帳戶刊載懶人包和漫畫、定期錄製 Podcast,以讓 PrideLab 能進一步曝光於普羅大眾眼前,透過幽默有趣方式講解及推廣性/別議題。陳驚特別提到,他們現時創作重心之一是拍攝 YouTube 影片,以各位性小眾的人生故事作切入及分享,令坊間人士較能容易理解性/別資訊之餘,亦協助性小眾繼續走進大眾視線。